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
轻松玩游戏,免费得Q币
课外书阅读网 > 小说故事 > 问镜 > 第一百一十章 妙化玉章 无主之战(四)

第一百一十章 妙化玉章 无主之战(四)

书名:问镜  类别:小说故事  作者:减肥专家 ||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    最后两天了,大伙儿火力支援啊!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“阵图?”万腾山当即追问,“是死图还是活图?”

    他此问甚是关键,所谓死图,就是类似于阵法经籍之类,是传承、学习的用具,要想掌握,动辙都要花几十年、上百年的时间,再怎么玄奥,都是缓不济急。

    而活图就不一样了,其本身就是法器,像是阵盘之类,一旦驱动,就能形成大阵,修士受其加持,便会受到阵势指引,依照其间法度移动变化,汇集力量。虽说也要经过演练,但急就章的话,也能顶上去,至少不再是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余慈手上当然没有阵图,但却并非是信口开河,他手上就牵着五岳元灵,二十五路神禁中,挑出适合的防护之法,稍做变化,加持到众修士身上,不敢说百邪不侵、诸魔退避,怎么也要多一条性命,岂不比阵图要来得强?

    至于所谓的法度规矩,自然是由他来定。这是不动声色间,拿到指挥权的手段,更重要的,还是在恶战临头之前,提起一众人等的士气,给他们一个依仗。

    余慈确信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会非常艰难。

    当然,他做得再多,在这里,还是需要论剑轩的剑阵支撑,彼此配合。万腾山肯定也乐意做这一点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没有人说起,去阻拦虚空吞噬,逆转进程之类,因为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谁都能看出来,最关键的节点,就是在那天上宫阙之中,但就算是以凌厉著称的论剑轩中人,也没有胆量去冲击那气焰煊天,结成庆云的魔窟。

    鬼神剑那一批人,十有**是陷在里面。

    修士中还有一些人,比如商合,想得更周全,担心万腾山为了去救人,强行纠合队伍,以卵击石,故而对余慈稳妥的建议大力支持,趁热打铁道:

    “大师可及早拿出阵图,让我们预演一番。”

    可惜这位一厢情愿,拍马屁拍在马腿上。

    余慈瞥他一眼,暗道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,真要到与天魔交战之时,他自然会和剑阵配合,拿出实实在在的指挥之法,只要与剑阵同进同退,又有神禁加持,谁也不能说他的不是。

    可如今凭空演练,又要遵循什么法度?

    但此时,众修士的兴趣已经给提了起来,只看他们的眼神,余慈便知其中多有期待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可就大了,除了加持足够以外,必须要有相当的可操作性,且要经得起当前峰顶十多个长生真人以及几十位步虚强者的检验。一个不慎,闹笑话也就罢了,损折士气,才真叫麻烦。

    余慈暗念一声“有困难,找小五”,牵着小五的手用了把力,小家伙会意,手指勾了勾,峰顶之上的黑暗中,忽然就有星光垂下,仿佛是星空撕裂了阴暗魔气,在每个人头顶都是映下一道星芒。

    说不出是压力还是加持,但一下子与众人气机勾连,其中的玄妙之处,还是让人赞叹。

    “果然厉害,只不过,是不是复杂了些?和外界环境也有趋同,不会迷失吗?”

    商合扭头四顾,见众修士似乎都是进入了无边星海之中,感受那隐藏在其中的恢宏之力,一则以喜,一则以忧。

    余慈干脆就不要脸皮了,平淡回应:“依我之令进退便可。”

    商合等人都是知道,他那近乎“他心通”的能耐的,自然再无疑义,至于其他人,还在体会“阵图”中的奥妙,一时间就是有问题,也要押后。

    这时候,翟雀儿却是凑了过来,依旧是笑吟吟地,声线却压得极低:“大师的阵图果然神妙,看起有些像四极天星神禁呢。”

    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余慈却是忘了,翟雀儿也是参加过黄泉秘府一役的,对当时灭杀了本门修士的神禁,自然印象深刻。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她。不过,余慈也不怕她拆穿,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,料她也做不出来,故而只是笑了笑,就再不理她。

    翟雀儿却是乐此不疲,笑吟吟地凑过来:“大师是想着配合论剑轩吗?但我看万腾山那边,一有机会,肯定还是要解救鬼神剑、祁白衣等,他那边一动,若无大师的阵势砥柱中流,恐怕压不住阵脚。”

    余慈闻言,暗道此事也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他放出大言,本是要提振信心的,如今把其他人的信心都提起来,却让万腾山做出错误判断的话,也是不妙。

    说话间,翟雀儿忽地伸手挽着他的臂弯,拿出极亲热的姿态,这等魔门妖女,做出这种样子,虽让人侧目,却不奇怪,余慈则是知道,翟雀儿实是利用这姿势,暗中递过来一样东西,还颇为沉重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哪,戒心真强。”

    余慈知道,翟雀儿是说他身外密布的三方元气,完全遮蔽肢体,殊不知余慈也是没法控制的。

    只当她的话是耳边风,又暗将送来的物件扫了一眼,见其不过掌心大小,像是一块铁饼,其实中间多有镂空,八角分立卦象,却是一枚铁八卦。心神探入,便知这才是一件真正的“阵图”,且并非是魔门系统,而是以比较传统的八卦方位变化,于平凡中见得严谨,又暗藏杀机,实是一种非常合适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是帮忙还是打脸来着?

    翟雀儿的想法也不会这么简单,余慈知道,阵图越是玄妙,对指挥者的要求越高,临阵磨枪地施为,肯定要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这是翟雀儿透露出插手指挥权的想法,还想拿自己幌子。一旦交过指挥权,余慈想再拿回来,可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余慈有点儿奇怪,好端端的,翟雀儿怎么想夺权来了?以她的聪慧,焉能不知,这些修士掌握不好,根本就是个累赘?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翟雀儿不知从哪儿又拿出折扇,摇了两摇,结合她风流倜傥的男装扮相,很有一些军师之风采:“我是觉得,与其征途漫漫,不如固守待援。论剑轩的力量,不用白不用。这么些精英弟子陷进来,论剑轩岂不要急红了眼?自然非要救援不可……大师不会真以为,这里就是外域了吧。”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