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
轻松玩游戏,免费得Q币
课外书阅读网 > 小说故事 > 问镜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(六)

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(六)

书名:问镜  类别:小说故事  作者:减肥专家 ||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    节操填坑六分之一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照神铜鉴也好,虚空镜盘也罢,都是一脉相承,也都是此界一等一的法器制炼之法。凭余慈那一点儿基础,就算再加上许央那几天的指点,想亲手打制出来,也不啻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,“熔炉”中那镜子成形的奇妙运化过程,却是尽入余慈眼中,不曾漏过一星半点儿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一半,但余慈有上半边的实物在手,尽可两边对照,也参照《无量虚空神照法典》的法门,从中分析、解悟、乃至于逆推出一些门道来。

    这对如何运用照神铜鉴,肯定是大有好处。当然,余慈如此用心,更多还是出于对黄泉夫人的忌惮,天知道她会在里面安什么机关……仅从目前情况看,似乎仅是一个重组。

    念头未绝,在越来越接近成型的暗影中,蓦地出现一个干扰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“干扰”,是因为其迥异于法器制炼的规则和节奏,气机不同,温度也不同。说不出是什么,却极其张扬,就像是熔炉内部的一次爆燃,险些就酿了大祸。

    余慈一惊之际,见那“爆燃”虽没有将炉子炸碎,却是将有序排布的“火焰”挤迫出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虽然映现在模具中,那片区域的颜色一直变化,但事实上,在其他人看来,所有的一切,都是在无形无影中运化,只有高度扭曲的空气,才能见出温度的灼烈和反应的强度。

    可正是这一次“爆燃”,使得九真仙宫枢纽区域第一次喷吐出了焰光,且是温度近乎极致的幽蓝色,与模具中映现的颜色非常接近。

    焰光将接触到的一切都催化成烟,那处位置其实是九真仙宫中轴线上的一处正殿,焰光直接就打穿了宫殿的顶部,然后就隐没不见,至于被催化出来的青烟,则作为熔炉内部穿透出来的气机映现,在上空盘转,化出种种奇形,似明非明,让人看得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确认的是,这烟气的运化,与熔炉内部照神铜鉴的重炼,是完全的两个路数,甚至还有些矛盾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它是在抗拒照神铜鉴的成形,力图于彰显其本来状态,而熔炉中照神铜鉴的形状越是稳固,对那份气机干扰的钳制越是强劲。

    这样的关系,自然阻碍了照神铜鉴的成形,给这一次炼制增加了难度。

    那究竟是什么玩意儿?很快,余慈就通过鬼厌那边,得到了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在焰光烟气喷吐、演化之时,相隔数十里,翟雀儿却是悚然惊怔。

    在“谈判”成功后,她暂时没了任务,又受到无形的限制,只能是和鬼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试探,但那一刻,整个身子都是僵住,视线指向焰光烟气所在,再也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其肢体语言太过明确,也不用再遮掩什么了,余慈便通过鬼厌问询:

    “雀儿小姐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翟雀儿话说半截,一贯伶牙俐齿的她,却是找不出一个适当的形容词,当然,更多还是心神激荡所致。

    鬼厌非常体贴,简要地为她描述那边发生的事情:“卷轴合为一处后,都是自发焚化,似乎引发了什么机关,此时正熔炼在一起。若你家黄泉师叔不再有什么惊人之举,或许,那宝镜可以重现?”

    他说话间,翟雀儿伸手轻掠额前散发,也借此调适好心情和表情,轻笑道:“若能如此,还要托先生吉言。”

    鬼厌可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地绕过关键点去,当下又道:“不过如今里面有些矛盾之处,刚刚险些就出现了‘爆炉’,似乎有什么关碍?”

    翟雀儿倒是一点儿都不意外:“是吗?那就对了,是先生带来了好消息呢……这下子可以确认,魔主之魔识留痕,乃至于《自在天魔摄魂经》,确凿无疑是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向雀儿小姐请教!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如先生所言,照神铜鉴重塑成形的话,这期间,宝镜与魔识留痕,定然是要有一番激烈反应的。”

    大概翟雀儿是明白,在九烟和柳观的“看顾”之下,不可能有什么隐瞒,当然,她也不认为,这两位对《自在天魔摄魂经》有什么欲求,乐得大方,故而颇有“知无不言”的意思:

    “要知当年,虽是魔主主动留痕于其上,但以魔主之无上神通,直有一念演万法之能,便是留痕也自有灵性,如何使其长留于镜中,自然也是一门学问。”

    最后她还是有所“保留”,但鬼厌已经心领神会,果然,无量虚空神主与元始魔主的明争暗斗,相克相生,实是从久远之前,就延续下来。

    照神铜鉴的神异,也正是这种奇特关系的产物。

    此时,翟雀儿主动提议:“如今照神铜鉴要再塑成形,魔主留痕与之相争,暂时摆脱拘束,演化自在天魔摄魂经,实是千年万年难有的机缘。我等都是魔门一脉,这等机缘,是万万不能错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很能慷他人之慨,要说机缘,一直修炼《自在天魔摄魂经》的她,自然是最为受益的。

    鬼厌也不点破,哈哈一笑:“是极,咱们就近前去看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往那边去,而在远处,余慈则是借用了翟雀儿的分析,用全新的眼光观察“熔炉”内外的变化,正殿上方,烟气中演化的《自在天魔摄魂经》,固然是魔主法门的至高典籍之一,但余慈已经认识到其与“神主”道途的差异,自然不会太上心,倒是对所谓的元始魔主留痕,极感兴趣。

    在他目前这个层次,这大概就是“最接近”元始魔主的方式了吧。

    神意充盈在模具之中,使他的观察毫不费力,相比之下,另一侧切入的柳观,则要在无形的高温火焰中挣扎一番,空耗了许多力气。

    不过公允地讲,柳观在天魔法门上的造诣,实是超过余慈太多。当余慈还处在观察了解阶段的时候,这一位已经捕捉到了更实际的东西,神意盘转变化,对着“魔识留痕”一刺而入。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