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
轻松玩游戏,免费得Q币
课外书阅读网 > 小说故事 > 问镜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(十五)

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魔互锁 前移一线(十五)

书名:问镜  类别:小说故事  作者:减肥专家 ||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    渠道在哪儿?黄泉夫人究竟是用什么法子偷窥他的?

    余慈一时没有答案,而面临的情势正变得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余慈对东华虚空天地法则体系的感知,一直都在,但问题是,本源之力的影响也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余慈和本源之力的距离近在咫尺,就算有三方元气护体,遭受的压力也极是可怖,这里面包括肉身的重压,同样也包括神魂层面的问题。如果他真的守中固窍,形神不分也还罢了,偏偏还将神意探入模具里去,这一部分即便是和模具、宝镜、九真仙宫、东华虚空等浇铸成一体,可东华虚空都这副模样了,其他部分还有好么?

    目前,这些部分只是作为传输“燃料”的介质,等到唯一的功用失去了,以其所处的中心位置,扭曲崩溃也只是眨眨眼的功夫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余慈甚至感觉着,他就像是被一头饿虎将脑袋“含”进了巨口中去,时时刻刻用口水洗脸,用利齿梳头,偶尔还被毛刷子似的舌头擦上两把,想挣扎都不可能,只能等着虎口合拢的绝命瞬间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出现幻觉也是很正常的吧。

    此时的余慈,其实已被切分成三类视角。其一自然是本体;其二就是借助横模具的全局感应,其三却是鬼厌那边共享过来的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三种视角的存在和比对,诡异的变化就在其中显现了。

    本体这边不用多说,对抗本源之力的衍化吸引已经是非常吃力了,很难分心旁顾,最多是兼顾到大殿之内的一些情况,看到仅存的柳观和黑袍,是如何挣扎的。

    通过模具的“全局感应”,类似于“照神图”,如果有闲心,九真仙宫区域内可谓是纤毫毕现,但对东华虚空,更多的还是法则层面上的感应,此时更因为本源之力的影响,受限颇多。

    至于鬼厌,由于他和余慈感应共享,反应得比谁都快,一见不对头,便遁出殿外,和被龙殇撞出来的翟雀儿,也就是个前后脚而已,目前倒是最正常的一个。

    他看到大殿因为受到引力的影响,还有之前祁白衣和龙殇等人的脱离、反抗,很快就被震荡扭曲的天地元气撕裂了,外墙粉碎,一片狼籍。可就是这样的冲击下,殿堂的梁柱框架竟然还在。显而易见,这一框架应该也属于东华虚空整体结构的重要部分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外墙的粉碎,使得殿中的情形很清晰地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鬼厌很自然地往里看,问题就在这里出现。

    本源之力不见了。

    之前殿堂中的局面,是余慈站在zhongyāng位置,照神铜鉴悬浮在他胸口附近,其上魔识留痕燃烧幽焰,内部就是本源之力,由于光焰诡异,照得余慈脸上,也是光怪陆离。

    如今鬼厌看时,正好是和余慈打个对眼,可从他这个角度,看到的是余慈站在那里,胸腹之前,空无一物,没有任何光线扭曲的迹象,包括粘附的半边照神铜鉴,就那么消失掉。

    如果从另一角度,即从天地法则体系的扭曲变异情况来看,那玩意儿就在原处,位置也没有任何变化。可在在鬼厌的肉眼当中,它真真切切地是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与此异相同步的,是更诡异的情形——鬼厌所看到的余慈的身影,也不对!

    虽说人还是那个人,可从本源之力衍化到天地法则体系难以承载的那一刻起,到现在为止,怎么也有五息左右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其间,祁白衣等人撞破殿墙逃出,龙殇救了翟雀儿之后惨死,柳观和黑袍叔侄两个,为了坚守阵地,也各自使了一些手段,放出护体法器之类。

    这些都没问题。可与之同时,余慈分明也有动作,他一直在与本源之力强大的引力对抗,三方元气是分担了绝大部分,但在重压之下,他的肢体也不可避免地要有对应的变化,他比最初要前倾很多,脚下却是拉开一个弓步,甚至就在鬼厌观察的同时,他也在微幅颤动。

    可是,这所有的一切,在鬼厌的眼中,都没有任何体现。

    余慈还是保持着最初那一刹那的形象,身体本能地绷紧,似要做出反应,眼角面颊的纹路所拼接出的惊愕,都固定在那里,像是中了定身法,或是化为了一尊雕像。

    如此强烈的反差,让余慈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:

    此时他的本体与鬼厌所感应的,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误差,这像是某种幻术造成的结果,但其实还是本源之力的逾限衍化,带来某种奇特现象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除了本体和鬼厌,还有“全局感应”的视角,毫无疑问,后者更贴近于真实。它带来了这样一种目前还难以理解的奥妙,且在短时间内,余慈恐怕是没可能勘破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是将这份认识牢牢地刻在心底,然后,就将心念转向了更现实的去处。

    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憎恨头顶那浮云一般的“模具”,但现实是,暂时他还必须要利用这玩意儿。正是通过模具发散出去的感应,他在较之不久前更艰难百倍的难度下,以心念传递讯息,直抵东华虚空另一边,已经沉寂很久的叶缤处。

    “打断它!”

    余慈的意思是,拜托叶缤将太阿魔含眼下对本源之力的力量输送打断。这是釜底抽薪的一招,失去了太阿魔含的支撑,再不济,也能使这一个进程延缓片刻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的底牌,却能让底牌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然而,“剑手的默契”貌似失效了,讯息传递过去半晌,叶缤依然静立在与东华虚空一样扭曲的劫云下,身外剑光缭绕,斩雷击电,破魔镇邪,却再没有任何别的动作。

    余慈初时还以为,讯息过于简化,叶缤没能理解,还想再发一个详实点儿的,但很快他心头一激,醒悟过来,然后就是苦笑。

    真的病急乱投医了。

    既然叶缤到此,与黄泉夫人有脱不开的关系,且是大费周章,形成了眼下的局面,又怎么会逆势而动,破坏这最关键的进程?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的苦笑真是极苦的,还好,这些情绪在重压之下,很快都给碾成了无意义的渣子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他还是要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,赌上自家xing命!

    余慈闭上眼睛,这种时候,各方的六识感识已经被证明,正受到极大的干扰和扭曲,也就没必要硬睁着,徒乱人心了。

    他正静下心来——就算是硬赌下去,也没有到最佳时机。至少太阿魔含还在观察,那位不是“朝闻道夕死可也”的圣人,所以余慈有理由相信,一定有某个机会,是其可以利用并脱身的。

    余慈个人的力量太小了,借力而为,才是聪明的选择。当然,黄泉夫人很可能也会针对此事,做一些布置,这就要看,太阿魔含的能耐,还余慈自己备下的底牌和筹码,有没有砸盘子的份量。

    他现在需要做的,就是静静等待,而这也并非是无事可做。在正式开局之前,他还有进一步加重筹码的可能。

    三方元气在嘎吱作响,在越来越强大的引力面前,直的能给扳成弯的,弯的也能给扳直了——也许接下来就是更严重的扭曲,但至少在三方元气崩溃之前,会给出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做的,不是等着那一刻到来,他同样不会去挣一个“朝闻道夕死可也”的安慰,而是想借着原本结构松垮的时机,试图截在本源之力的破坏xing解析之前,将答案先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至于有什么用……

    心内虚空法域对三方元气的解析利用一直没有停止过,对血煞雷池的利用、降伏过程,总是与之结合在一起,以至于在极短的时间内,他可以对三方元气形成一些jing微控制,而非像早期那样,仅仅是“扩大缩小闷死人”的程度。否则,之前哪有那么容易就把狄郎君封入雷池之中?

    由于心内虚空乃至于玄元根本气法的特殊xing,此时的余慈更像是一个文思断续的读书人,虚悬狼毫,已是饱蘸浓墨,只待下笔,只要能画出那一笔,三方元气就能尽为他所用,相应的,他也可以引来另一个砸盘的可能。

    目标明确,也知道短时间内局势应该相对“稳定”,且再也不用指望任何外援,余慈终于进入了近段时间来,最为专注的状态。

    专注并不代表僵硬或固执。

    余慈并没有强求什么,底牌早就确定,他的修为境界也就是这样,短时间内也没有突破的可能,能不能真正驾驭三方元气,得之固喜,失之不忧,心态是很出sè的,他甚至还有“闲情”体会里面的运作机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虽是闭上眼睛,却仍然开启着双重视角,捕捉着四面八方涌来的信息。活泼灵动的状态,帮助他做到所有的一切都为最重要的目标服务,巨量的信息收集、归类,按照重要xing排出层级,分出上下高低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这种归类分级的方式,总体上还是粗糙的,冗余的信息非常多,信息之间的关系,也没能有效利用,寻找起来很不方便,体现在思路上,就是经常xing的断续,无法真正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就看出推衍秘术的关键作用。

    类似的念头也只在心头闪了一闪,余慈不去理会那些远在天边的玩意儿,只是按部就班地整理归拢,同时也尽可能地思考如何才能把事情做得更高效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做法,倒真给他得了一个灵感。

    灵感出自于天地法则体系结构,余慈就发现,他对信息的归拢整理,不自觉地就按照类似的结构来进行——有用的信息就那么几个,但各有其脉络延续;相关的还有一些,处在稍向下的层次,其他则等而下之。

    这个结构目前缺乏的,就是对主要信息脉络的充实和完善,还有对其他不怎么相干消息的分类和联系。

    想想看吧,如果能够将重要消息脉络理顺,并且能够充分发掘各种零散信息之间的联系,整理其规律,规范其秩序,就像是翻一本按照字序、页码排列整齐的书册,自然而然就条通理顺,等结构搭起来,消耗的心力怕不要成百上千倍地削减?

    好吧,这个灵感距离现实还有相当的距离……

    且不说所需时间的长短,单就是梳理各个信息之间的共xing和联系,整理一层层繁而不乱的网络,就让人难以下手了。这次如果能活着回去,余慈不介意从这个方向出发,结合“黑森林”体系,做一些研究,现在的话,还是要更现实一些。

    就拿这粗糙的“工具”,临时用着吧。

    具体到实际中,三方元气的解析,自然而然地就分出了三个法则体系门类,也就是三条主要的信息脉络,总体结构是没问题的,但就像前面所分析的那样,主脉络的延续是个大问题;还有各个分支信息、分支交汇信息、交汇信息的衍生信息等等等等……生出这些信息的法则,随着本源之力的强绝引力,不断变化,彼此作用,才构成了三方元气扭曲封固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本源之力正在用“快刀斩乱麻”的方式,强行破坏这混乱而凝固的局面。

    余慈正在做的,则是借着这一把快刀,找出线头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抽出一些,再尝试着重新拼接。

    两边暂时“合作愉快”,可那锋利的“刀刃”,就在余慈身畔弄影,谁也不知道,这一刀什么时候砍到他身上来。

    时间就在某种意义上“游刃有余”的专注中一点点流逝,又好像没有半分动弹,突然就有那么一声怪叫,来自于相对来说,最没有存在感的黑袍那边。

    在他身外,七八道血红颜sè的曲折光刃,就像是蜘蛛的长足,猛然绽开,与虚空中某种力量对冲一记,发出刀斩湿布那样古怪的浊音。

    一直蒙在他身上的黑sè长袍,都被对冲的力量撕裂,衣角断开,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柳观一声不哼,拔身而起,顺手给了黑袍一记,就像龙殇对翟雀儿所做的那样,将其震出殿外,只不过柳观要从容得多,还要更早一步,抢出了殿堂。

    此时,殿外的修士再往里看,又见到一幕奇景。

    黑袍丢下了的那片衣角,就那么悬在空中,维持着某个姿态,凝定不动。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