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
轻松玩游戏,免费得Q币
课外书阅读网 > 小说故事 > 问镜 > 第六十九章 云霄道境 封神祭台(下)

第六十九章 云霄道境 封神祭台(下)

书名:问镜  类别:小说故事  作者:减肥专家 ||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    刘太衡的语始终不变:

    “怒不可恃,气不可久,渊虚天君的怒气,总有消散的时候,只是三元秘阵作为咱们的立身根基,更关系万千同道的安危,出了差错,修补起来很是艰难,因一时之气,酿长久之祸,智者不为。请百度搜眼;快,即可找到本书最新最全的章节所以,交涉是必要的,想来就是渊虚天君自己,也不想做得太过分吧,年轻人啊,总要有个台阶下……”

    寒竹神君在会商法阵中听到这话,心中冷笑:

    不妨您老人家亲自出马,想来渊虚天君会给你个面子?

    他甚至恶意在想:是不是这老不死今天甩出去的枪头子太多,一时半会儿收不回来,这才不得不亲自出马,安抚人心?

    从一开始,寒竹神君就认为,这老不死和赵相山是一丘之貉。

    本来他遮掩得还算到,可是渊虚天君一个接一个的手段使出来,赵相山也好,刘太衡也好,布下的棋子给扫落了一地,到了现在,一个个顾忌重重,再不像之前那么好使唤。

    刘太衡如今话,遮遮掩掩地表态,十有**也是无可奈何之故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有些话,别人说出口,楚原湘可以劈头盖脸扇回去;换了老不死的出来,效果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从大局来看,渊虚天君是一定要安抚的,不过现在情况微妙,怎么安抚,里面学问不小。我毕竟是老朽之人,心思慢,刚刚琢磨许久,略有所得,想给大伙儿说一说,看是不是这个理儿。”

    说了一圈儿客套话,不触及半点儿实质,偏偏别人还只能闷气听着,这就是老不死的优势。

    还好,刘太衡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,更清楚关键环节在何处,咳嗽一声,会商法阵中的留影一切两半,一边还是余慈,另一边却换成了大片黑暗。

    这里是茫茫不见底的湖水深层,幽暗、空寂,只有侦测法阵的微光,照出几不察的水纹以及山体轮廓。

    有些人不明白,他把侦测法阵的视角移到这里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但那些位置足够高,也足够敏感的人物明白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寒竹神君心里便是嘿了一声,已经辨识出,这片水域,深藏在洗玉湖底过四千里的深度——如此环境中,“水”还能否称为“水”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可计量的恐怖压力,瞬间就能压碎此界绝大部分的自然之物。

    附近的山体,其强度也过了几乎所有地仙大能的“不灭金身”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其复杂的虚空环境,让人怀疑,是否还是在真界之中。

    照理说,这里已经远远出了“三元秘阵”的覆盖范围,当年洗玉盟为了在这里布置侦测法阵,不知熬白了多少制器宗师的头,最后也是三位地仙大能和十位大劫法宗师合力,才勉强安置了有限的法阵结构,将这点儿影像传递上来。

    付出这些代价,所为的目标只有一个:

    太霄神庭。

    这处水域,就是上清宗破灭之后,洗玉盟判断的太霄神庭坠落的大概位置。

    设立这处侦测法阵,远远出“三元秘阵”的本来用途。

    不管是警惕也好,别有所求也罢,只从这番布置上看,洗玉盟对太霄神庭的总体态度都是明确的。

    什么是大局?

    刘太衡给出了他的答案,也是最滴水不漏的那个。

    而且,随着影像传输过来,也告之各方一个极关键的细节:

    在那片水域,为了尽可能延长侦测法阵的维持时间,绝大部分情况下,就是三元秘阵的中枢,也无法主动开启那边的法阵的,除非是各宗合议,又或者……

    太霄神庭出现了异动,触了感应机关!

    就在数月之前,类似的情况已经出现了一回。那正是上清后圣与罗刹鬼王隔空交战,紫微帝御主宰诸天星力之时。

    如今,紫微帝御未现,万古云霄降临,结果也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刘太衡这一手,是逼着各方去想,太霄神庭重现的后果啊……

    像寒竹神君这般思量的,肯定不只一个。

    而此时,刘太衡又重重叹了口气:“夏夫人,原湘老弟,各位同道,大家都是盟中的顶梁柱,一些话也用不着遮遮掩掩。如今,老头子我就拿个大,先捅破这层窗户纸……

    “当此大劫临头之际,渊虚天君复立上清,重擎东天一柱,是好事,是大好事,所以啊,之前我是乐见其成,静待成功。可是,眼下这情形,着实不太理想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渊虚天君也好,他身后那位也罢,看起来都是心气儿甚高的,难免就有些刚强,一时却时忽略了,上清大劫之后,大伙儿也是用了数百年时间,才慢慢稳定了局面,适应了变化。可如今他们二位,一门心思还想着上一劫上清鼎盛时的模样……这个矛盾,啧,可是棘手得很哪!”

    刘太衡的长篇大论,分析得还是非常精到的,可说是点破了目前洗玉盟最担心的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就有人问:“刘公以为应当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毕竟上清宗数百年离散,根基不存,在一摊废墟上重起炉灶,太过艰难,也没个方向,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。是不是应该邀请他们坐下来谈一谈,给渊虚天君,还有他后面那位一个交待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寒竹神君真是受够了刘太衡的手段。这老不死的在分析问题时,永远都是洞彻世情,可随后拿出的解决策略,却全是糊弄人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最后造成的结果,就是“激”各宗各派的种种想法,将原本可能统一起来的思路,搅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自然,刘太衡总能在这片乱局中,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今天这局面,十有**又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这老不死的东西,也许从来就没有想过做成一件事,只是将水搅得更混,在混水掩护下,附在洗玉盟庞大的树干上,抽吸养份!

    正咬牙切齿的当口,湖上一应气机震荡,再有变化。

    众修士都是一怔,纷纷看向余慈那边。

    只见那位以一己之力,撼动洗玉湖上下,又将一干人等弄得头大如斗的渊虚天君,正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只不过,并非是理睬头顶翻滚的劫云,而是直指七百里外,那一枚镇压洗玉湖的玉白法印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,那枚法印缓缓拔起,往这边移来,感觉中,沉重如坠山岳,其所经之处,便是三元秘阵锁镇的虚空,都为之扭曲。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